關於部落格
自拍
  • 8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奶農的寒冬


  孟凡森雙臂上的肌肉緊繃著,他和妹夫把裝滿了牛奶、重達100斤的鐵皮桶抬起,然後傾倒:白色的牛奶從桶里流出,泛著沫,打著旋,漸漸漫滿了這塊土地。
  幾百斤牛奶能輕易覆蓋一大片冬季乾硬的土地,當它們滲進土壤後,這一大片土地會呈現出一大塊醜陋的白色,活像得了白癜風。
  20多天過去了,孟家已經倒掉到了數萬斤牛奶。
  自從2008年跟著父親孟慶德將奶牛場搬到江蘇省丹陽市司徒鎮譚甲村,這位年輕人的生活從未像現在這樣“荒誕”。
  這種荒誕感從上個月15日就開始了。
  從那天起,每天天不亮,孟家人就要起來,打掃牛棚,為奶牛喂食喂水,擠奶。
  然後,將新鮮溫暖的牛奶倒掉。
  村邊有個奶牛場
  孟家的奶牛場位於譚甲村旁,與村子一路之隔。汽車從路上駛過,一眼就能看到它。
  順著一條崎嶇小路駛過來,一個碩大的牛棚是最顯眼的。這個磚混結構的牛棚有二三十米長,七八十頭成年奶牛被鐵鏈拴在牛棚的兩側。奶牛們擠得緊緊的,只能做出抬頭咀嚼或者低頭飲水的動作。稍遠處的一個小牛棚里,剛出生不久的小奶牛做著類似的動作。
  奶牛們大多安靜,但仍會抬起頭,用碩大渾濁的眼珠打量著外來者。相機鏡頭靠近它們時,一個帶著45號黃色耳標,頭上一撮醒目白毛的奶牛伸出了舌頭,想要試試這種新“食物”的味道。
  這是1月8日上午10點,奶牛面前的食槽已經快空了。漸漸地,奶牛哞哞的叫聲此起彼伏。很快,牛棚外的狗叫聲也響起來了。
  孟凡森走了過來,他走得很慢,一邊走一邊打量著外來者的身份,看到相機時,他眼鏡後面的眼神明顯閃過一絲失望。
  “不是來買奶的啊。”他一說話,馬上暴露了年紀。
  孟凡森穿著一件不合身的中學校服,校服的右上角是一個南朝石刻辟邪的圖案,圖案已經磨得很淡了。他的頭髮剪得很短,看起來已很長時間沒有打理——黑色的破舊毛線帽下麵,幾縷露出的頭髮已打了綹。他穿著牛仔褲,褲腳被塞進一雙碩大的膠鞋裡面,膠鞋看起來不算舊,但鞋子的上面沾滿了牛糞,這讓他步伐沉重。
  他看起來不善言辭,或者是乾脆不想理外來者。“老闆不在家,你們是記者吧。”孟凡森點燃了一根沒有過濾嘴的香煙,“記者有啥用,都來了好幾撥了,奶也沒賣出去。”
  鏈條斷了
  生活被打亂了
  我們確實不是第一撥到訪者,而且來得頗不是時候。
  1月6日,一家紙媒率先報道了丹陽市譚甲村奶牛養殖戶孟慶德的窘況。報道中稱,自從2014年12月15日開始,孟家的牛奶突然賣不出去了,從那天開始,他們家一天要倒掉1300多斤新鮮牛奶。
  1月7日,有一家電視臺也循著報道找來這裡,孟慶德把之前接受採訪時的話又說了一遍。
  1月8日,我們到了,牧場老闆孟慶德卻不在。他的兒子說,老家太奶奶去世了,父親回了老家。孟慶德的老家在徐州邳州。家裡的年輕人都跟著他出來了,那邊只剩下老人。“就算這邊奶賣不出去,家裡的喪事也是要辦的,但他不能在家獃太久,畢竟這邊也出了事,他今晚就得回來。”孟凡森說。
  臨近中午了,孟凡森和他的妹夫又要進牛棚了。
  “一天要喂三遍,打掃三遍,擠三次奶,這邊離不得人。”孟凡森掐滅了快要燒到手指的香煙,拿起了掃帚。進牛棚前,孟凡森的妹妹從牛棚旁的屋裡出來了,看著拿著相機的記者,她有些警惕。“不是來採訪過了嗎?”她嘟囔道。
  這是採訪中第二次聽到這句充滿了焦慮的抱怨,但這種抱怨可以原諒。在20多天前,這個家庭驟然斷掉了生活來源,每天依然還得付出巨大的成本。
  一家人此前數年積攢的財富正在逐漸流失。
  這個家,牛比人重要
  2008年時,孟慶德將50多頭奶牛從常州搬到了丹陽。這位來自徐州的養牛專業戶已經從事奶牛養殖多年,從一開始的十幾頭牛,逐漸發展到50多頭。他離開常州,是因為當地的奶牛場拆遷,而且,在搬來之前,他也得到了丹陽當地一家奶企“康力公司”的口頭承諾。承諾中,康力公司願意每天以市場價收走孟家的牛奶。
  於是,孟慶德從譚甲村租下了這塊面積為28畝的土地,在這塊土地上,他建起了自己的牛棚和家,又開闢了一塊種植牧草的土地,以及一塊存放牛糞的土地。
  之前的幾年中,孟家的牧場漸漸興旺,50多頭奶牛繁殖成了102頭。家裡也漸漸添丁進口。眼看著,孟家在丹陽扎了根。
  在孟家的三間用空心磚搭建成的房屋中,能看出這個家的不易。三間東西聯排的房屋,中間一間用來存放奶牛飼料和一些藥品,另外的兩間分屬孟慶德父子和女兒女婿一家,幾年前,孟家的第三代也降生於此。
  孟家的牧場里有電,電是從村裡接來的,牛與人共用。牛棚里的通風、擠奶都需要電,住人的房間里,也有一臺不知名牌子的電視機。這個家裡,最顯眼的電器要數幾台冰櫃了,裡面混合存放著人的食物、牛的藥品和自家人飲用的牛奶。
  人的居住區沒有水,唯一的一根水管通向牛棚,人要吃水只好用水罐盛裝,再用三輪車運過來。
  人吃飯的竈台在外面,是用磚堆砌的,上面架著一口大鐵鍋。竈台的下麵胡亂堆砌著一些柴火。竈台旁邊不遠處的桌子上,晾曬著一些已經生蟲的白米。
  孟慶德和家裡的其他男人們負責牛的飲食,他的女兒負責人的飲食。一到飯點,男人們會先出去,把曬過的胡蘿蔔、青儲飼料、成品飼料和乾草先後放進牛棚里的食槽,女人則會去屋後的地裡面拔兩顆青菜,再淘洗一些白米。
  這麼多年來,這個家的生活規律一直如此。每一個孟家人都知道,每天都能產奶的奶牛,比這個家裡的人有著更高的地位。
  心疼,幾百斤牛奶被倒掉了
  每一天,天剛剛放亮時,孟家人就起來了。這幾年來,他們重覆著類似的勞動,喂食、清掃、擠奶。等早上的4桶牛奶擠好後,孟凡森會和妹夫一起,把溫熱的牛奶桶浸泡在冷水裡。“溫度為4℃時,牛奶的儲存時間最久,所以,牛奶得先降溫。”孟凡森說。
  隨後,孟家父子會把牛奶桶搬到農用車上,再由孟慶德將牛奶送
  到不遠處的康力公司。
  康力公司是丹陽當地兩家最大的乳品企業之一。“康力”和“練湖”兩個品牌的牛奶,占據了當地生鮮牛奶的市場。練湖公司有自己的牧場,而康力則從當地的養牛者手中收奶。
  孟慶德是康力的5家供貨商之一。雖然雙方沒有簽訂合同,但此前的6年多時間里,牧場與公司之間的生意一直很穩定。
  這種穩定在2014年12月15日被打破了。當天早上,孟慶德和他的送奶車被擋在了公司門外。“他們就說不收奶了,以後也不收了。”
  不得已,孟慶德把牛奶又運回了家,當天,家裡的餐桌上多了一碗牛奶,幾頭新生小牛的食槽里也被白色的牛奶填滿。
  但400多斤牛奶不是這麼容易被消耗掉的。
  就在孟慶德還在發愁時,新鮮的牛奶就變了質,蛋白質在陽光下散髮出腥臭味。但孟慶德還是不捨得倒掉牛奶,第二天,有新的牛奶要存放了,不得已孟慶德和兒子把幾個牛奶桶裝上車,前一天的牛奶被倒在家附近的荒地里。
  倒牛奶時,孟慶德一直在抖,根據之前康力的收購價,1桶牛奶的價格是200元,幾十秒時間里,近千元財富就被撒了出去。
  當時,孟慶德還不知道,這僅僅是開始。
  “這確實是最省錢的辦法了”
  和記者說話間,孟凡森又傾倒了一桶牛奶。經過20多天的倒奶,他已經有些麻木了,但當白色的牛奶被傾倒進灰黃色的土地時,他的手臂還是抖了起來,牛奶從廣口的鐵皮桶里流出,泛著沫,打著旋在土地里肆意流淌,幾百斤牛奶能輕易覆蓋一大片冬季乾硬的土地,當它們滲進土壤後,這一大片土地會呈現出一大塊醜陋的白色,活像得了白癜風。
  20多天過去,孟家已經倒掉了數萬斤牛奶,一小部分被他們倒進了小牛的食槽,大部分被倒進了荒地、河流和水溝,另一部分,他們送給了附近一戶養豬者,當然是免費的。
  孟慶德愁壞了,他與另外一名養牛者李金根一起四處尋找著辦法,卻絲毫沒有進展。他們找到了當地的農委,甚至找了一位丹陽市的副市長,但對方給出的承諾是,與康力公司商量商量。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孟家手忙腳亂,他們也顧不得接收外界信息了。在去年12月15日之前,孟家接收外界信息的主要途徑是電視機,一家人會圍坐在電視機前看看新聞聯播,看看電視劇。孟家人也有手機,但都是老舊的非智能手機,只能用來打電話。偶爾,孟凡森和妹夫會到鎮上的網吧去上網,偶爾也會看看中國奶業的相關新聞。
  出事後,來自外界的信息就更少了,他們不知道,元旦前後,中國許多地方都發生了倒奶事件,有網友將之與政治書上的“外國經濟危機”聯繫在一起。
  打開微博,能夠找到孟家的新聞,在這條新聞的下麵,網友的回帖讓孟凡森心寒。
  “既然能倒奶,為啥不送給山區孩子呢?”
  “無良奶農,寧可倒掉也不送人,浪費是會造孽的!”
  “遭報應了吧,讓你們摻水摻添加劑!”
  “騙人的吧,哪怕賣一毛錢一斤,也比倒了強啊。”
  看到如刀子一樣的言語,孟凡森消沉了好久,“牛奶不能不擠,因為如果不擠的話,奶牛會生病,擠出來的牛奶不好保存,要送的話,我們人手又不夠,而且新鮮牛奶不能直接喝,得加工過才行,我們也不想倒掉,但這確實是最省錢的辦法了。”
  這筆賬,一算嚇一跳
  省錢,已經成瞭如今孟家人最揪心的字眼。“最近飼料漲價厲害,我這102頭牛,一天光飼料就要吃掉2000多元錢。”1月8日晚上,現代快報記者電話聯繫到了正在徐州火車站的孟慶德。在電話里,他算了這麼一筆賬。
  “2014年初,奶價賣得最高,能賣到5元一公斤。2014年,全年奶價都在降,賣給康力的牛奶,價格都是4元一公斤。但這一年飼料的價格一直在上升,一天就得花掉2000多元飼料錢。這還不算人工成本、水電成本、地租成本。”孟慶德說,他現在也想把奶牛賣掉,但原本20000元一頭的進口奶牛,如今打折都沒人要。
  坐吃山空,讓孟慶德滿心惆悵,他回徐州,不光是為了家事,還找人借了錢,先把飼料買回來。“硬撐。”孟慶德“惡狠狠”地說。
  不光孟慶德,丹陽市呂城鎮養殖戶李金根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從去年12月16日開始,康力乳業同樣拒絕收購他家的鮮奶,養奶牛30多頭的他每天的損失也達到了上千元。昨天,丹陽一處“養牛小區”的養殖戶劉凱也給記者打來電話,他的奶也沒銷路了。
  奶農們走投無路,曾經找到丹陽市政府,分管副市長符紅海表示這是市場經濟,讓他們去找市場。而丹陽市農委也表示,這是企業行為,他們無權干涉。
  進展
  危機總算暫時解決了
  在丹陽採訪期間,現代快報記者曾前往康力公司。康力公司的保安把記者攔在門外,說老總不在,不接受採訪。
  “我們曾經約談了康力乳業的負責人,他們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丹陽市農委副主任楊祥金說。
  “康力說一個原因是今年市場不景氣,訂奶戶比以前少,企業不再需要如此多的原料,第二就是康力公司在去年建設了自己的牧場,牧場已開始產奶,自己生產的奶成本更低,而且質量可控。”楊祥金說,經過協調,企業表示願意給農戶一個緩衝期,但“這個期限不會太長”。
  對於農委這樣的答覆,農戶們並不是太滿意,但他們也毫無辦法。
  愁雲慘霧沒有散去,但在1月8日晚上,這個雲層稍稍變薄了一點——各地層出不窮的倒奶事件和媒體報道,讓農業部意識到了這件事的嚴重性。
  當天晚上,孟慶德接到李金根的電話,李金根讓孟慶德去看新聞。
  新聞里的內容讓他們稍感欣慰,“農業部緊急通知要求採取措施處理‘賣奶難’”,通知要求各級地方農牧部門採取有效措施,全力以赴協調處理“賣奶難”。
  第二天,當地農委約見了孟慶德、李金根等幾戶奶牛養殖戶,康力乳業表示願意繼續收奶直到2015年6月份,不過,雙方依然沒有簽訂合同。
  “能收就好,至少不用倒了。”在打電話給孟慶德時,他的聲音里稍顯輕鬆,但面對莫測的市場,養牛養了幾十年的他表示,打算撤出奶業市場。
  “牛奶不能不擠,因為如果不擠的話,奶牛會生病,擠出來的牛奶不好保存,要送的話,我們人手又不夠,而且新鮮牛奶不能直接喝,得加工過才行,我們也不想倒掉,但這確實是最省錢的辦法了。”
  ——孟凡森  (原標題:奶農的寒冬)
繼續閱讀

常住臨住廣州的非洲人約2萬人 來粵多為旅游做生意


  資料圖:美國總統奧巴馬。
  中新網12月26日電 據臺灣《聯合晚報》26日報道,美國總統奧巴馬日前乘飛機到舊金山參與募款活動,一下機,車隊即以時速80英里(128公里)從機場開到飯店。而車隊中部分司機是由志願者擔任,這些未受特別訓練的臨時司機讓專家捏把冷汗。
  奧巴馬龐大車隊中,最前面是特勤人員駕駛的黑色防彈座車,這些駕駛人全都受過數百小時高速行車的訓練,最後壓陣的是不斷閃燈的警車,和無論總統走到哪都跟到哪的特勤局救護車。
  夾在中間的數輛廂型車,載滿了白宮工作人員和新聞記者,24歲的研究生娜塔莉-泰森正是這些汽車的臨時司機之一。心情亢奮的她踏上油門,差點撞到前面一輛車,她忙踩煞車,摸摸鼻子說道:“抱歉。”
  由於這類司機為義務性質,因此要求不高,通常只要有駕照、沒有犯罪前科,而且在白宮有認識的人。
  奧巴馬到舊金山前一星期,泰森在白宮工作的童年友人來電,詢問她是否有興趣擔任總統車隊司機,讓她感到有些突兀。
  有的專家認為這種做法安全堪憂,不止因為他們可能發生車禍,還因為他們夾在總統座車和救護車之間,可能成為障礙,延誤緊急應變行動;泰森表示,特勤局並未告訴她,萬一發生高速行車緊急狀況要如何處理。  (原標題:無特訓志願者擔任車隊臨時司機 奧巴馬安全堪憂)
繼續閱讀

刑滿釋放4年後 被判無罪


  工體惡性撞人事件一輪椅老太太被撞飛
  新京報快訊(記者左燕燕) 今日上午10時許,工體發生惡性撞人事件。工體南門被撞的3人中,有兩名年輕人,還有一名坐著輪椅的老太太。一名目擊者稱,老太太經常來這裡遛彎,當時坐著輪椅正等著車過去,結果被車從側面嘭的一下撞飛兩米遠。旁邊被撞的一名年輕小伙,流血很多。
繼續閱讀

日裔美議員:日不解決慰安婦問題 亞太和平無望


  中新網12月19日電 據韓聯社報道,正在韓國訪問的美國日裔聯邦眾議員麥克·本田當地時間19日在峨山政策研究院以“東北亞和平與繁榮”為主題發表演講時表示,若日本政府不對歷史問題負責和解決慰安婦問題的話,就無法實現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繁榮。
  報道稱,邁克·本田曾在2007年美國眾議院通過“日軍慰安婦法案”(HR-121)時發揮主導作用。本田表示,美國眾議院通過慰安婦法案是美國在向外界傳遞明確的信息,即美國嚴重關切性奴隸制度、人口販運等有系統地進行的殘酷行為。在為恢復健在的慰安婦受害人的尊嚴而行使正義的過程中,他的忍耐已達到極限,而慰安婦受害人在一一離別人世。他說,我們應當改正這個問題,日本作為民主國家應表現出成熟的態度,重拾亞洲國家的信任。希望日本領導人以負責任的態度拿出實際行動,尋求可完全解決該問題的方法。
  針對有些人提出“美國對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和日軍慰安婦問題的立場並不明確”,本田表示,美國也在開始更明確地表明對慰安婦問題的立場。此外,本田表示應當消除朝鮮半島離散家屬的痛苦和戰爭留下的傷痕,這屬於基本人權問題,他將在下一屆美國眾議院更加強調這個問題。  (原標題:日裔美議員:日不解決慰安婦問題 亞太和平無望)
繼續閱讀

我省啟動殘疾人專項調查


  □通訊員 田慶 楊雲飛
  本報記者 李攀
  早報訊 今天是第二十三個“國際殘疾人日”,今年的主題是“打破障礙,敞開大門:建設包容所有人的社會”。據2006年全國殘疾人抽樣調查結果,浙江共有311.8萬殘疾人,占總人口的6.36%,其中持證的殘疾人將近110萬人。
  目前,他們的生活面臨著什麼樣的障礙?社會需要做些什麼才能真正打開包容的“大門”。
  昨天,在第二十三個“國際殘疾人日”來臨前夕,浙江省人民政府殘工委、杭州市人民政府殘工委聯合啟動浙江省暨杭州市殘疾人基本服務狀況和需求專項調查。
  從12月開始到明年1月,一支7萬人組成的調查隊伍將進入殘疾人群體家中開展入戶調查。
  此次調查對象主要為全省殘疾人人口基礎數據庫中登記並持有第二代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證的殘疾人,及在數據庫中登記而暫未持證的疑似殘疾兒童。調查內容涉及各類殘疾人家庭收入及住房、教育、就業扶貧、社會保障、權益維護等現有服務狀況和需求等內容。
  省殘工委負責人介紹,浙江是全國率先開展調查的省份,通過此次調查,將有助於政府部門進一步摸清殘疾人基本服務狀況和需求,實現殘疾人基本狀況的動態信息化管理,落實殘疾人的基本社會保障,改善殘疾人的基本公共服務。
  (原標題:我省啟動殘疾人專項調查)
繼續閱讀

社會評談


  停車場里停放了多少監管的秘密
  停車場亂象被媒體鄭重地關註到。先是報道披露,多地停車費存在收支不透明、至少有一半停車費沒有最終進入政府財政。各地相關部門在回應時,或相互推諉,或稱收不上錢來。(12月2日《新京報》)除了停車費收支成謎,政府對占道停車監督管理也較為混亂,一些地方甚至還滋生出“黑停車場”、違規擠占道路資源等亂象。有地方政協委員直陳,停車場是“一本萬利”的生意,畸高的占道停車費和不透明的審批制度,變相鼓勵占道停車。(12月2日《人民日報》)
  12個“婆家”,似乎從來都沒管住的停車場亂象;交通、城管、交管、價格,每一個部門都擁有對於停車場管理的權力,但停車場費用的去向依舊成為巨大的迷津。管不住的停車場亂象,很容易讓人想起食品安全管理中曾經的“九龍治水”式格局,它們何其相似。毫無疑問,發生在停車場里的種種匪夷所思,再次驗證了那個常識:在現代的行政生活中,多頭管理往往會弊病叢生。它不僅會造成具體管理權限的不清晰,也是滋生亂收費和收支不透明的現實土壤。
  多頭管理顯而易見的弊端,就是它看似在構築一種全方位的管理方式,但把管理的鏈條過於拉長,無形中也就讓管理變得委托化,最終必然導致監管乏力。在停車場亂象中,這點得到了淋漓的體現。一方面,如公眾所見,在不少城市,停車場收費常常成為一筆糊塗賬,去向不明,用途不明;另一方面,各地的停車費標準卻是一漲再漲,一些地方職能部門甚至樂於充當漲價背後的推手,緣由何在?正在於多頭化管理造成實際的監管真空,給予了職能部門謀求部門利益的衝動。
  以更開闊的視野來分析,應該承認,停車場亂象是一種“發展之後”的現象。在此前城市機動車保有量不多的情況下,對於停車場混亂管理的狀態就應該已經存在,但這階段的主要問題集中在停車場數量的供不應求。伴隨著城市汽車數量的暴增,整個社會也像一夜之間進入了“汽車社會”,與此同時,就像那些滯後的管理領域一樣,對於停車場的系列規定和制度又沒有跟上,停車場的管理亂象由此捆綁式地表現出來。
  對於停車場亂象的糾偏,中國道路運輸協會秘書長王麗梅表示,只有在前端加強政策制定科學化與規劃管理精細化,在後端加強各部門的協調監管和信息公開,才能讓這項行政事業性收費避免走向“只收費不服務”的歧途。讓監管精細化和具有可協調性,不能說類似說辭沒有道理,但其顯然仍未走出“多頭管理”的前提。要讓停車場的收費開支更透明,要讓黑停車場沒有生存之地,必須要讓監管鏈條更短,權責更明晰。否則,我們不知道,停車場里還將停放多少驚心的秘密。
  □王聃
  (原標題:社會評談)
繼續閱讀

公安局退休幹部遭殺害碎屍 嫌疑人為其老伴



警方在鐵軌附近的菜地里發現許多屍塊。
受害人老胡家, 記者探訪時院門緊鎖。
  11月22日下午,績溪警方通報了一起碎屍案的相關情況,“縣公安局退休紀檢書記被殺害並被肢解”這一傳言被部分證實。據瞭解,遇害的老胡確系該局一位退休紀檢幹部,儘管凶手仍未確定,但其老伴宋某作為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新安晚報、安徽網記者11月22日探訪了案發地附近,聽聽在鄰居、親友和老同事們的口中,這是怎樣一對老夫妻。
  蹊蹺:老人莫名失蹤
  將軍山莊位於績溪縣城郊區,是一處依山而建的小村莊,村子緊臨著一處火車調頭點,鋪了不少鐵軌。村裡幾乎家家戶戶都是高門大院的樓房,與之相比,受害人老胡家的房子略舊而普通。記者看到,這棟二層小樓上下有六七間房,院內種有石榴樹、棗樹。記者22日下午來到這裡時,院門鎖著,裡面沒有人,樓上兩間屋子的門開著。
  “大概十天前我去老胡家裡問修墳的事,沒看到他人,問他老婆,她說老胡出去旅游了。”一位與老胡夫婦相識二十多年的村民告訴記者,當時宋某還說,老胡給自己預訂好的一塊墳地現在不要了。
  案發大約半個月前,一位親戚曾到他家裡送豆腐,也沒有看到老胡。宋某同樣告訴對方,老胡出去旅游了。
  村民和親友都覺得有些納悶,老胡很少旅游,每年出兩次門大多是到在浙江的兒子那去。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那時老胡可能已經遇害了。
  事發:孩子報警尋人
  老胡有一雙兒女,大女兒在績溪本地工作,小兒子在浙江工作,將軍山莊平時只有老夫婦兩人居住。案發前些天,有村民看到其兒子小胡回到家中找父親。“聽說是這樣的,一開始大女兒回來沒看到老頭子,問老太婆,老太婆說(老伴)到兒子那去了,女兒再打電話一問發現父親不在弟弟那。”一位村民告訴記者,得知父親失蹤,小胡趕回來找人,聽說也是孩子報的警。
  “現在回過頭想想,可能老太婆當時知道老頭子已經死了,都沒告訴兒女。”一位相熟的親友推測道。
  警方接到報警後展開調查,很快發現了老胡被肢解的屍體。有消息稱,民警在宋某的指認下找到很多埋藏的屍塊。“都埋在這附近他家的菜園地里。”一位村民指著附近地里不少被挖形成的小坑對記者說,他們都是11月21日當天才知道老胡死了,回想起來,之前老胡被埋的時候並沒有人發覺。
  回憶:生前為人熱情
  將軍山莊原本只是一塊荒地,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時候開始有人在這裡建房。“他家是十幾年前買別人的房子,後來搬過來住的。”老胡的一位老同事說,自己剛進公安局工作時就與他認識,當時老胡是部隊轉業到公安局工作的,那時已經與宋某結婚,退休前也確實做過公安局的紀檢幹部。
  老胡在同事中口碑很好,雖然退休了,但還是有一些老同事常常來找他聊天。“他不打麻將、不打撲克,沒事就喜歡種菜,前些天我還納悶怎麼老胡今年的油菜還沒有種上。”這位老同事說,直到看到警察來村裡調查取證,才知道出了大事。在村民眼中,老胡也是一個很熱情的人。“他高高壯壯的,村裡的路燈燈泡壞了都交給他來換。人很勤快,種地、洗衣、做飯很多事都自己做。”一位村民說。
  警方:詳情有待調查
  “如果真是那個老奶奶殺人,我是想不到的。”在一位村民的眼中,宋某是一個“走路輕輕巧巧,說話輕言細語”的人,雖然與人說話並不多,但是看到同村人一般都會打招呼。
  記者走訪中發現,幾乎所有人都告訴記者,宋某喜歡買保健品。“有時候一天出門好幾趟,哪裡有講座她都去聽,總是買東西回來。”老同事說,老胡也曾向自己表達過對妻子這一“愛好”的不滿:“她總覺得自己有病,到處去聽講座買保健品給自己‘治病’。”這位老同事說,宋某是一個內向的人,平時不願與別人多交流。“沒看過兩人一起出門,都是各走各的。”多位相熟的村民和親友都告訴記者。此外,儘管老胡夫婦已經在將軍山莊住了十幾年,但有的鄰居還從未到他們家中去過。11月22日下午,績溪警方公佈了碎屍案的一些簡單案情,據介紹,宋某作為犯罪嫌疑人已經被警方採取強制措施。記者當天聯繫績溪警方想進一步採訪,但警方沒有透露更多信息,只是說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編輯:SN117
繼續閱讀

未滿18歲的堂兄弟“半夜出洞”兩個月偷了上百輛“路邊車”


  杭州蕭山警方破獲系列盜竊車內物品案
  未滿18歲的堂兄弟“半夜出洞”
  兩個月偷了上百輛“路邊車”
  還沒報案的車主,民警喊你快點來報案
  □通訊員 張科頂 徐燕飛 本報記者 朱寅
  今年9月下旬,本報曾報道杭州蕭山區北乾街道多個小區的業主私家車遭襲擊、車內物品被盜、車輛面目全非的事。蕭山警方對類似的案件也很重視,展開了深入調查。
  昨天,蕭山警方通報,對這些車輛下黑手的嫌疑人何某某兄弟,已在“挺進行動”中被抓獲。
  初步估算,兩人在兩個多月時間內砸車百餘起,造成了巨大損失。
  目前,兩名嫌疑人被刑拘,警方也呼籲那些因損失不大自認倒霉的車主,趕緊和他們聯繫。
  路邊停車族很受傷 “我的車窗玻璃又被撬了!”
  “小偷也太猖狂了。”
  因小區停車位緊張等原因,很多蕭山居民習慣把私家車停到小區周邊的道路上。但今年9月份,很多車主對於把車停在路邊這一點,都有點心慌。
  從那段時間開始,路邊停車被砸,車內物品被盜的事頻繁發生,本報也對蕭山北乾街道新安園等一些小區業主的煩心事,曾做過報道。
  此外,蕭山城廂街道也發生多起夜間撬車窗玻璃盜竊案,有些甚至剛換上新玻璃,沒幾天又被撬了。
  停個車都要提心吊膽,可專門的停車位又滿足不了需求,該停路邊的還得停。
  車主心裡著急,民警更急,必須儘快破案。
  每起盜竊車內物品案件發生後,專案組民警均大量調取案發地及周邊治安和社會監控。
  但由於嫌疑人作案時間均在後半夜,現場光線昏暗,雖然有了初步目標,卻一直無法準確反映出嫌疑人的具體特征。
  經過一段時間比對,民警確定,兩名年輕男子幾乎會在每一起砸車案現場出現。
  10月下旬,警方確定其中一人為江蘇籍男子何某某。
  今年10月22日,專案組民警根據線索,獲悉嫌疑人何某某正在乘坐長途客車從老家返回蕭山途中,專案在汽車站蹲守,一舉將正準備再次到蕭山作案的何某某抓獲。
  而當時和他同行的,正是監控中的另一名年輕男子何某。
  小的帶壞大的 堂弟鼓動堂哥走歪路
  何某某與何某是堂兄弟,兩人都未滿18歲,都是小學就輟學。
  他們隱瞞了實際年齡外出打工,因學歷不高,往往找不到收入較高的工作。然而他們又熱衷上網,追求時尚刺激和享樂主義。
  小小年紀過早步入社會,對各種誘惑缺乏抵抗力,本身缺乏控制力,身邊又無人引導,往往會走上極端的道路。
  比如堂哥何某,去年到蕭山打工時,找了份餐館跑堂伙計,雖然收入不高,但也安分。
  後來堂弟何某某也來到蕭山,可他卻找不到工作,又愛上網,很快就入不敷出,便鼓動何某一起參與盜竊。
  於是,何某白天在飯店里跑堂,凌晨2點下班後又和堂弟帶上起子等工具,隨機挑選停在小區周邊道路的車輛盜竊。
  從9月開始,他們在蕭山北乾街道永金路、星河景庭、金色錢塘,城廂街道道源路高橋小學門口等地多次盜竊車內物品。
  堂兄弟倆交代,他們撬開的車裡大多沒值錢的東西,收穫最多時,也就幾條高檔煙和幾百元現金。
  目前,兩名嫌疑人已被刑拘,並已被初步查證盜竊車內物品案件50餘起,被盜車達百餘輛。
  在對相關案件的辦理中民警發現,因為損失不大,很多車主在案發後,並沒有向警方報案,反而是嫌疑人主動交代了相關案件。
  蕭山警方呼籲,請還沒有報案的車主及時跟公安機關聯繫,一方面維護事主應有的法律權利,另一方面為公安機關辦理相關案件提供證據。
  【新聞背景】
  杭州市公安局自今年9月底部署開展“挺進行動”以來,延續“夏安”系列專項行動以來的良好態勢,同時開闢了“安全保衛攻堅戰”、“嚴打犯罪突擊戰”、“整治亂點殲擊戰”三個“戰場”,取得明顯成效。截至目前,圓滿完成了十八屆四中全會、2014杭州國際馬拉松賽、國慶長假、北京APEC峰會等重大安保任務,全市命案及五類案件破案率達100%。全市侵財移送完成率,截至10月底達到81.72%,其中市局督辦的14起侵財團夥系列案件已破7起,移訴5人,10起以上侵財犯罪團夥13個。
  (原標題:未滿18歲的堂兄弟“半夜出洞”兩個月偷了上百輛“路邊車”)
繼續閱讀

巴成功試射中程彈道導彈


  新華社電 巴基斯坦軍方13日發表聲明稱,巴基斯坦當天成功發射了一枚可攜帶核彈頭的中程彈道導彈。
  聲明說,此次發射的導彈是“沙欣-2”型導彈。該導彈具有攜帶核彈頭和常規彈頭的能力,射程可達1500公里。
  巴武裝部隊陸軍中將祖貝爾·哈亞特在發射現場表示,巴基斯坦是一個熱愛和平的國家,巴戰略部隊完全有能力保衛祖國的安全不受任何外來侵犯。
  巴基斯坦總統侯賽因、總理謝里夫對巴基斯坦科學家和軍方成功發射這枚導彈表示祝賀。  (原標題:巴成功試射中程彈道導彈)
繼續閱讀

博湖縣:千里書信結友誼 孩童拉手共成長



  博湖縣第三小學學生們展示自己收到的書信。
  同學們正在閱讀河北小朋友的來信。
  天山網訊(通訊員王陸斌 張建學 楊建軍攝影報道)鴻雁傳書友誼為橋,一封家書表達著對家人的思念,也可以傳遞朋友的友情。10月27日新疆巴州博湖縣第三小學收到了來自遠在千里之外河北省秦皇島市山海關區橋梁小學郵寄來的158封書信,同學們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
  分信、拆信、讀信一刻不同六二班的張雪雪同學一下收到了六封來信,不知先看那封信。秦皇島市山海關區橋梁小學的一封信中這樣寫到 “新疆的小朋友,我是山海關橋梁小學六四班的劉陽宇,我在電視上瞭解到新疆,是我國最大的省,自然資源非常豐富,我想和你們成為好朋友,讓友誼成為連接山海關和新疆天山的紐帶……”
  據瞭解,為了進一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記住要求、心有榜樣、從小做起、接受幫助”的16字要求和共青團對口支援新疆工作會議精神,落實全國少工委全面推進“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活動和“各族少年手拉手——百萬新疆各族少年兒童與內地少年兒童書信手拉手”活動要求,展示新疆各族少先隊員樂觀、積極、向上的精神風貌,根據博湖縣團委、少工委要求,博湖縣第三小學和對口學校河北省秦皇島市山海關區橋梁小學於近日開展了 “手拉手”書信交友活動。
  博湖縣第三小學的少先隊員們用書信傳達彼此的祝脯將自己的心裡話告訴手拉手的小伙伴,有的向小伙伴們介紹學習生活,有的推薦家鄉風土人情,有的介紹優秀的課外讀物……一封封充滿濃濃關愛的書信,關懷著一顆顆稚嫩的心靈。書信交友活動使學生們彼此建立起了書信友誼,孩子們從一封信件這個小窗口看到了一個遠方的世界。讓大家體會到:內地新疆手拉手,我們都是一家人。
  據悉,學校將組織學生認真回信,介紹新疆兒童的學習狀況,展示大美新疆的秀美河山,同時向河北省秦皇島市山海關區橋梁小學發出正式邀請,歡迎內地的老師和學生到新疆做客,積極搭建互助合作的橋梁,讓手拉手結對子成為學校的點睛之筆。  (原標題:博湖縣:千里書信結友誼 孩童拉手共成長)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